首页 关于得一 主营业务 新闻动态 合作伙伴 招贤纳才 联系我们 企业邮局
企业动态 
业界新闻 
基金信息披露 
 
您现在的位置: 申博 > 新闻动态 > 企业动态 > 公司动态--公司领导层参加复旦国学年会
公司动态--公司领导层参加复旦国学年会

2016年1月份公司领导层参加复旦国学年会,并聆听吴晓明教授以“中国道路与信仰重塑”为主题的演讲,现节选部分以飨大家。

    今天中国确实面临着关于信仰以及信仰重塑的重大的问题,关于中国人有没有信仰,关于中国人的信仰是哪样一种性质,在学术界一直有争论。但是我想我们今天很普遍地意识到,在我们的发展进程当中,我们的精神状况、我们的信仰,恐怕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这个问题大概是大家都有共识的。

讨论精神重建首先摆脱主观思想

    对于重塑信仰,现在存在许多主观的想法。比如有一种类型叫做西化派,按照西化派的观点,未来信仰和精神重建的方向可以在西方世界当中找到现成的答案。还有另外一群人,他们叫做文化保守主义者,他们认为中国今天的问题都是现代化导致的,中国要解决今天的信仰问题、精神重建的问题,应该回到中国的传统。

    这些想法在某种含义上大概也不错,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谈论我们未来的信仰重建或者精神重建的任务。因为这些想法过于主观,不过是每个人随便谈谈自己的想法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境,都有自己的生活历程,都有自己的观念,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我们不能主观根据自己偶然的想法来谈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根据中国自近代以来的客观进程来讨论这个问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接触到事情所谓本质的那个核心的方面。

现代中国精神重建是以现代性为基本背景的

    第一个方面,我们处在现代世界当中,在这个世界当中,现代性具有绝对的权利。根据这个方面,我不赞同文化保守主义的观点,说我们可以回到中国的宋代、或汉唐、或先秦时代,现成的找到我们今天信仰重塑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另外一个方面,中国的现代化任务是在其非常独特的国情、独特的文化和独特的传统基础上展开的,这一点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定向。因此中国的道路是依循前面两个基础定向来被具体化的。

    我们关于中国道路的这样一些思考恐怕是需要在现代化的进程当中,同时又能在中国自身的国情、文化和传统的基础上使这一研究能够客观的具体化。所以事情绝不像我们原先假定的那么简单,似乎是解一个一元一次方程,甚至更简单。没有那么现成的答案,但是这样的现成的答案往往在无思想,无头脑的那样一些论述当中充当基本前提。

当代中国发展正在迅速抵达现代性的历史限度

    我们必须历史地来看现代性本身,说得简单一点,现代世界本身是有限度的,是有历史限度的。我们总以为以往的文明的形态是历史的,它有自己的出身,有自己的成长,有自己的鼎盛时期,也有它的衰老和死亡,但是现代世界不是的,现代世界可以无限制发展。这是一种极大的幻觉,在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这种事物,也没有这种文明,除非它是纯粹自然的东西,现代世界本身是有历史限度的。

    对于我们今天思考中国道路来讲,最有意思的是,中国在现代化发展进程当中,第一个抵达了现代文化的历史限度——这是我的基本判断。

    两个最主要的限度,第一是自然限度,第二是社会生活的限度。自然限度这个方面我们已经越来越多地体会到了,经过最近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们实际已经抵达了我们可能发展的现代性的自然的限度。由于我们体量巨大,由于我们发展速度如此之快,也由于我们这块土地被文明利用了5000年,我们第一个抵达了现代文明的自然的限度。

    另一方面,我们也抵达了现代文化的社会生活的限度。我指的是和我们讨论的信仰重塑、精神重塑有关的方面,但是它实际上发生在社会生活最基本的方面。我们知道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当中,我们传统文化有许许多多重要的东西在某一个阶段开始变得失效了,失去控制力了,因此在我们所谓市场经济,自由市场当中盛行的原则,恐怕成了唯一起作用的原则——唯利是图。所以古典作家把这个领域当中的基本原理叫做犹太本质或者犹太精神。

    我们会说西方世界在市场当中也使用唯利是图的方式,但是他们有救赎宗教,有基督教,这件事托克维尔是讨论得非常清楚的。他说虽然法律赋予每个美国人以自由,但是他们的宗教即基督教使他们不能为所欲为。对于一个始终没有救赎宗教传统的国家来说,如果唯一的原理就是所谓犹太精神或者犹太本质的话,那么唯利是图足以变成为所欲为,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导致社会生活的瓦解。

    我想中国的发展进程事实上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一方面它快速地实现了自己的现代化任务,我指的是在物质财富和经济的发展方面。另外一方面,迅速抵达了现代世界本身的历史限度。因此在这样一个发展进程当中,中国的道路必须改弦更张。而这种改弦更张意味着中国在实现自己现代化任务的同时开创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所以我认为中国道路的客观取向不仅是使中国能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强国,而且是开启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否则,它比任何一个现代世界都更早面临崩溃的威胁,因为它最先抵达了现代性的自然的限度和社会生活的限度。

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不可能从属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

    这种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要具体加以讨论的话,现在能得到的回答可能是比较抽象的,因为他并没有实体化的形成。这种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必须现成的占有现代文明的成果,因此必须经历文化结合的锻炼,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不赞同全盘西化的观点,也不赞同文化保守主义的观点。因为在我们客观的历史进程当中,确实有一个现代化的定向,所以新文明类型的可能性必须占有现代文化的成果,必须经历文化结合的锻炼。

    从这个意义来讲,文化结合的锻炼一方面是保有自己的传统,但另一方面是消化和吸收外来的文明成果,这件事我们在佛教的中国化进程当中可以有很深的体会。

    我们在未来的发展进程当中,一方面还要继续对外学习,活力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够学习。另外一方面要深入的思考,要使得我们学来的东西能够赢得自我主张。


申博 地址:上海市肇嘉浜路433号3楼A-B座  沪ICP备10207688号 
邮编:200032  电话:021-64178726 传真:021-64178726